2018年11月,曾红极一时的ofo陷入资金危机,有用户发现押金无法立刻退还,随后,大批用户在ofo办公楼前排队退押金。此后,ofo也推出了多种退押金的方式,包括拉好友帮退押金、好友下单奖励、充值退押等功能。网友刘先生告诉记者,他从2018年排队退99元押金,到现在已经5年了,“当时我前面排了1000多万人,也不知道啥时候能退完。后来我就把这事给忘了,前两天想起来,想去看看,就已经登录不上去了。”

记者了解到,有读者于2020年10月在“ofo共享单车”APP上申请退押,还排在第1659万余位。两个月后,排名仅前进不到3000位。估算下来,目前仍有超千万用户至今未收到退款。

记者注意到,一年多来,ofo及其关联公司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之上。2022年12月1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原告天猫向ofo的主体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及其创始人戴威追讨借款本金及相应利息共计5.38亿余元。今年2月2日,ofo关联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新增的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显示,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0年11月对拜克洛克公司骗取消费者价款或者费用而不提供或者不按照约定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违法行为罚款15万元,经催告后拜克洛克公司仍未履行义务,故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于2022年1月裁定准予执行。今年1月,ofo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新增一则恢复执行信息,执行标的2276万余元,案由为买卖合同纠纷,执行法院为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那么目前大家的押金是否还能拿回来呢?北京市浩天信和(南京)律师事务所周健律师表示,根据《民法典》中合同签订后未履行的处理方式,如果对方不履行合同,另一方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对方继续履行或者解除合同赔偿相应的损失,可以通过诉讼的方式要求对方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此外,如果ofo进入破产程序,法院将召开债权人会议,对公司的资产进行清算并处置。那么还未得到押金退款的人就都是债权人,可以申报债权参与分配。不过周律师也表示,返还的额度可能会非常少。

相关人士分析,其实在天猫起诉ofo时,ofo背后的运营公司可能就要申请破产了。股东或者债权人嗅觉灵敏,会尽早提出相应诉求。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表示,交通方式在创新过程中,对法律要有原则底线性的把握。如果企业把押金作为创业的资金流,这是不行的。“早期的时候大家都说,一辆车放在街头,吸引十个人的押金,一辆车的本钱就回来了,这就是对法律底线漠视,这样的创业模式是不行的。”

业内人士分析,ofo的亏损也正因为企业急功近利,单纯为了市场份额而忽视了盈利能力建设。这两年可以看到,哈啰发展了助力车、电动车等多项业务,滴滴和美团也在降本增效,“共享单车的正面意义还是很大的,在很多城市,共享单车也带动了城市自行车道的建设,在绿色出行方面有很大价值。而且慢慢也从政府提供服务,变成政府和市场共同提供公共交通出行的方式,这对于交通和财政的可持续发展,是有很大帮助的。”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