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日凌晨的阿姆斯特丹,当穆勒作为拜仁首发踏上约翰·克鲁伊夫球场草坪的一刻,他就此成为拜仁的传奇。

穆勒的第105场欧冠,追平俱乐部纪录保持者拉姆,而他肯定会超越队友,继续扩大这个数字。

这时的穆勒满面笑容,他不会想到一个多小时后,自己在这里领到职业生涯中第一张直接红牌,在主队球迷嘲讽的“再见”声中戏剧性的提前结束比赛:

第75分钟,穆勒试图接队友的长传球,他的抬腿动作非常大,刚好踢在争顶的塔利亚菲科的头上,阿根廷人受伤倒地,不得不在场边接受治疗。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红牌决定无可置疑。拜仁主帅科瓦奇说:“托马斯的犯规很清楚,我从教练席上也看到这是红牌。”

不过在队友看来,穆勒没有故意伤人的意图,队长诺伊尔说:“我相信穆勒没有看见对手,所以才会抬腿过高。”

其实在穆勒的足球生涯中,红黄牌是很少见的。2009年登上职业赛场后,他代表拜仁踢了459场顶级赛事,27张黄牌,红牌罚下仅两次,上一次是2009年欧冠小组赛对波尔多。

那时他年轻冲动,比赛不到半小时就连吃两张黄牌,第二次就是对阿贾克斯的直接红牌。代表德国队100场比赛中,穆勒5张黄牌,没有红牌,这样的数字很难将他与“恶汉”联系在一起。

在球场上总是冷静克制的穆勒,为什么对阿贾克斯会做出功夫动作呢?这是因为穆勒有急切的表现欲望,想在教练、队友和球迷的面前证明自己,因此让他失去了心态的平衡。

29岁的穆勒已经承受了很长时间的压力。2014年世界杯前,他是慕尼黑的标志,德国的宠儿,巴西夺冠更是职业生涯的巅峰时刻。但在那之后,他的表现阴晴不定。

2016年欧洲杯,穆勒只有一次助攻。到了2018年世界杯,他的状态之差已经没有人会忽视。媒体和球迷的批评声接踵而至,他的在国家队和俱乐部的位置也不再那么稳固。

令人失望的俄罗斯之行结束后,德国主帅勒夫说:“托马斯是一个能带来很多能量的球员,可以推动年轻人的进步。他像以前一样有能决定一场比赛,即使他正处于一个困难阶段。”

虽然没有名言,但勒夫暗示了穆勒不再是绝对主力。回到俱乐部,穆勒在赛季前两轮打入两球并两次助攻,可惜状态昙花一现,第7轮对门兴,科瓦奇在上半场结束后换下了表现极差的他。

《图片报》还爆料说,穆勒、里贝里、罗本和胡梅尔斯对新帅不满,是更衣室里对抗科瓦奇的小团伙。

面对职业生涯前所未有的低谷,穆勒在努力的抗争。他在训练中认真,科瓦奇和主席赫内斯都表扬了他的职业态度。但真正带来转机的是科瓦奇的变阵。

此前拜仁中场是单后腰+双前腰的倒三角,穆勒活动在中路偏右,自由度低,进入禁区的机会很少。这个体系下的拜仁前场人员密集,进攻缺少空间和活力。

联赛主场三轮不胜后,帅位已经不稳的科瓦奇终于做出调整,格雷茨卡与基米希组成双后腰,穆勒在莱万多夫斯基的身后担任影子前锋。

这让穆勒发挥出跑位灵活,射门冷静的特点。他洞悉对手的防线漏洞,创造出传球空间,这些都是他过去的优势项目。

《明星》杂志说:“看起来,穆勒回到了那段收到1亿欧元转会报价的日子。”这让莱万多夫斯基的压力也减轻了,他在对纽伦堡和阿贾克斯时连续演梅开二度。

波兰人说:“有托马斯在我的旁边轻松许多。我不用独自面对三、四名后卫,他给了我很多帮助,我们有很强的互补性。“

穆勒想保持上升状态,他想承担起责任,领导球队,在场上更投入。但过分的积极性有时会带来反效果,例如对塔利亚菲科的飞脚。

虽然红牌是可怕的,但对穆勒的发展未必是坏事。拜仁将在赛季结束后换血,里贝里、罗本离队,马丁内斯身体状态下滑,诺伊尔和博阿滕在找状态,胡梅尔斯总是卷入争议,阿拉巴和蒂亚戈没有担任领袖的气质……

队伍重建过程中,穆勒会最理想的支点。而他要从“关键球员”转变成球队“领袖”,这张红牌可以让他调整心态,冷静下来,更好去承担责任和义务,带领队友们前进。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